Glory

Written by zumikua Updated at 2013-09-07 03:10:51 UTC

我在村外捡到了一个骑士。 当找到他时他浑身是伤,手握着把折断的剑,趴倒在地。 捡回来的时候,妈妈十分生气,说我捡了个累赘。但是还是把他放在了客房的床上,给他盖上了被子。 妈妈说我们打了十几年仗,从侵略战打到防御战,现在已经连国都都不保了,这些骑士,吃着我们纳的粮食,却只知道保护该死的女王。 我给那名骑士换绷带的时候,他醒了。咳嗽不止。在喝下两碗清水后,他平静了下来,开始向我搭话。 我问他战事,他只是皱眉,我便不再问。我问他女王的事情,同时还把妈妈的抱怨告诉了他。 他淡淡的笑了一下,然后开始慢慢说了起来:“女王……比你们想象的还要讨厌……脾气暴躁,不谙政事,不坚定,胆小,贪婪…… “或许作为骑士说出这样的话应该算作失格了吧,但是果然还是想要发一发牢骚,毕竟……是拼上了性命保护的东西,连两句抱怨都不能说未免太可怜了…… “你问我为什么我们会拼死保护她?的确敌方也曾提出以女王为条件来讲和……但是果然还是无法接受啊……我们所保护的,不是女王这个人,而是‘女王’这个存在啊…… “如果我们失去了女王,我们就失去了所谓的信仰,而一个失去信仰的民族就会永远站不起来了……为了女王的延续,为了国家的延续,女王一定要是自由,权力,力量的代表啊…… “哈……这样认为的我或许是个被骑士精神洗脑的傻瓜吧……但是我不后悔……一个人,一辈子如果没有将某样东西作为信仰一样去守护,那么他的一生也一定是无意义的吧……” 外面开始嘈杂起来,好像敌人已经来到我们村子了。 “还是来了么……你们赶快走吧,我实在不好意思拖累你们了,这里还请……交给我吧……” 那骑士说着耍帅的话,用着滑稽的姿势走到门口,手里还拿着那把断剑。 妈妈带着我跑了出去,跑啊跑,跑啊跑。跑到很远的地方,跑到连我家升起的滚滚浓烟也看不到的地方,她才回过头,狠狠地啐了一口,骂道“该死的骑士,害的我们家好好的房子……” 我说道:“但是他守在门口的姿势很帅啊。” 妈妈瞪大了眼,直盯盯地瞪着我。 然后说到:“你爸爸走的那天也很帅”
Main